小料专栏...

不到一年宣布停业 全国首支聋哑人快递队伍的起与落

2021-11-15 03:19来源:百度好链 热度:

  全国首支聋哑人快递队伍的起与落

  左手手掌向上平摊,右手伸出食指和中指,快速在左手掌上方从靠近身体的一侧向外划过,这是“递出”的动作,在手语中也可以表示“快递”。

  36岁的张小山(化名)是上海一名聋哑人快递员。分拣、扫描、装箱、配送,不需要用到什么复杂的语言,张小山可以按照收件人的习惯,将快递放在快递柜或者敲门送上楼,一单快递就送成功了。

  但是当“意外”出现时,语言带来的隔阂就出现了,“为什么不接电话?”“为什么未经允许将快递放到快递柜?”“为什么我没有收到快递,但是显示已经收货?”健全人可以用语言一一解释的问题,在聋哑快递员这里却变成了不可逾越的难题。

  投诉、罚款、不理解、无法交流等字眼被反复提及。每次投诉会被罚款60-100元,而他们送一单快递的费用是1.5元。

  张小山怀念此前的岁月,最高峰时,他所在的快递站点有一百多名聋哑快递员,大家在一起大幅度地打着手语交流,整个快递站点只有他们能够懂得彼此。

  而他所在的那家叫“吾声快递”的站点,因为组建了全国首支聋哑人快递队伍而被广泛关注,媒体也纷至沓来。

  但仅仅不到一年的时间,今年8月15日,“吾声快递”宣布停业。原来的老板明确表示不再涉足快递行业,聋哑快递员也纷纷离场,现在仍在坚持做快递员的,只剩下张小山和另一位聋哑人。

  相关专家表示,“吾声快递”的案例,显示了残疾人就业的现实困境,一方面,不同的职业都有自己的职业门槛,残疾人还应找到适合自己的职业路径;另一方面是社会的包容度有待进一步提升,为残疾人提供更多的帮助。

  聋哑人派送员

  10月29日早上六点半,在上海普陀区的一个快递分拣点,运输带迅速被来自全国的包裹给占领了。传送带两边的快递员紧盯着快递上的地址,找出自己管辖区域的包裹,放到身后,没多久就堆成小山。

  传送带上运来八箱苹果,一个快递员看了看单号上的地址,笑着说,这次张小山可要吃亏了。他解释说,快递包裹无论大小、轻重,给配送员的费用都一样。

  这八箱苹果运到张小山面前时,他没有过多的表情,他听不到这些健全人的议论,周遭的一切与他无关。

  张小山身高将近一米八,高大、健壮,他一直戴着一顶鸭舌帽。在人群中,他穿着一件大红色的外套,外套后面印着“聋哑人派送员”。

  按照规定,他们要在上午八点半前完成分拣、扫码入库、分类装车。张小山斜眼瞄见身边人开始扫码入库了,也自觉加快了动作。

  每个快递扫码入库时,手机会发出“滴”的一声,健全人凭借着这个声音快速确认是否入库成功。张小山只能看手机屏幕上的文字,扫描快了,他不确定刚刚是否有遗漏,只能又一一重新扫描。

  上午八点半,张小山将分类打包好的快递装车。

  张小山在电动车后座裸露的铁架上放置了一个篮子,大件的、不能压的水果就放在里面,篮子上面放上已经打包好的两大袋快递,这些是可以放进快递柜的。尺寸较长的快递放在脚蹬那里。最后再用绳子固定好,一个小区的快递就全部压在了车上。

  电动车把手拧到头,张小山迅速驶离站点。他配送的是上海普陀区中宁路和礼泉路的两个小区及周边的一些散户,距离快递点不到五公里。

  九点左右,张小山抵达第一个小区,他和门卫相视笑了笑,算是打了招呼。

  快递柜是几家快递站点配送员的聚集地,他们相互打招呼,张小山听不到大家在聊什么,他递上香烟,笑了笑。然后熟练地在快递柜登录自己的账号,录入快递信息。半个多小时后,两大袋的快递都入柜了。

  后座篮子里的快递需要一件件送上楼。快递员为了省快递柜收取的四毛钱保管费,都尽量送货上门,但张小山喜欢使用快递柜,以此减少和收件人之间的交流。

  刚刚送快递时,他将快递全都投入到快递柜中,收到了不少投诉。后来他就记下了,哪户人家同意放快递柜,哪户人家要送上楼。他清楚每户人家指定的放快递的地方,地毯上、鞋柜上、电箱里。

  到了八箱苹果那家,他敲了敲门,家中的人开门,他指了指苹果,收件人想说什么,但看到是他,也没说话,指了指门口的一块空地,示意他可以放在这里。

  “聋哑人赚到钱,才能培养下一代”

  张小山不愿意谈及自己的过去,从他身边人的描述中,可以勾勒出他过往的经历:他是江苏人,此前在家乡的工厂做流水线工人,一个月收入四千元。他在聋哑人圈子里“朋友多”,后来在朋友的带领下开始做点小本生意。去年遇到疫情,反而赔了一大笔。

  他需要赚钱,养活父母和还在上小学的女儿。他从朋友那里听说,上海招收聋哑人快递员,干得好的话每个月有一万多块钱收入,他没有太多犹豫就赶来了。

  招收聋哑人的快递点叫“吾声快递”,在媒体报道中,“吾声快递”被称为全国首个聋哑人快递站点。

  “之前没有聋哑人送过快递。”吾声快递创始人顾忠回忆。此前,顾忠承包了上海一个街道的慈善超市,雇佣了两个聋哑人负责理货。遇到疫情,超市的营业额直线下降,他就想办法在超市开展快递代收业务,让聋哑人送快递上门。

  “效果挺好”,顾忠说,之后,他开始和一些快递网点合作,培训聋哑人快递员。去年10月,顾忠与人合伙承包了普陀区的一个快递网站,集中聘请聋哑人。

  顾忠的父母是聋哑人,他反复提及自己儿时的经历,在读初中时就知道家里没有钱供他读大学,也曾想过自暴自弃,后来为了攒上大专的生活费,16岁便半工半读。“聋哑家庭的孩子很容易走歪路。”顾忠希望用快递这份职业改变残疾人家庭,“聋哑人赚到了钱,才能培养他们的下一代。”

  对聋哑人来说,找工作不容易。他们常常是人跟着工作跑,哪里有愿意招收聋哑人的地方,他们就直奔那座城市。

  24岁的史荣华今年6月从河南一所大学的设计专业毕业。他学的专业是为聋哑人开设的,全班都是聋哑人。

  史荣华留着长发,看上去有点艺术家的气质。他不是完全聋哑,戴上助听器,可以恢复一点点听力。

  去年秋季开学时,顾忠到他们学校介绍快递员的工作,打着手语告诉他们,“一个月可以赚一万块钱。”史荣华心动了。很快学校的老师带着他和另外七名同学来到了上海。

  史荣华回忆,到上海时,这里已经有三十多个来自天南海北的聋哑人,单单是快递两个字的表述,就千差万别,有的像他一样用“递出”的手势代表快递,有人两手做牛头状,是骑摩托车的姿势,表示快递。

  • 共3页:
  • 上一页
  • 1
  • 2
  • 3
  • 下一页
  • 专题: 快递 聋哑人 快递公司
    猜您喜欢

    小料专栏

    网友推荐

    小料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