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春江花月_ 第29章 第 29 章

2022-01-12 04:18来源:百度好链 热度:

    李家房子三进, 李穆母亲卢氏,就住在第二进门的北屋里, 是为正房。

    洛神随李穆走出两人所居的东厢房,身后跟了阿菊等人,穿过昨夜办喜宴的庭院,便到了北屋抱厦之前。

    她心中还恼着, 见李穆上了台阶,迈步继续朝里走去,一个磨蹭, 人便落到他的身后。

    “阿姆!阿兄阿嫂来了!”

    忽然,屋里传出一道丫头的说话之声,声音里充满了欢喜。

    接着, 伴着一阵脚步声,传来拐杖顿地的声音。

    “阿母,你小心些,快坐回去!”

    李穆立刻几步并做一步, 跨进门槛, 伸手扶住了一个正从里头走出来的老妪。

    洛神抬眼望去,不禁一怔。

    出来的这老妪, 年近半百, 穿一身簇新的起暗花石青底衣裳,头发灰白, 梳得整整齐齐, 面容端正, 带着笑容,眼角皱纹舒展了开来,人看起来非常和气。

    叫洛神惊讶的,是她手里拄着一根拐杖,以杖点地,仿佛眼睛有点不便。

    “我自己会走!你新妇呢?别管我,快去接她,莫冷落了人。”

    老妪脸上带笑,推开李穆的手,低声催促。

    原来李穆母亲卢氏竟是双目失明。

    阿菊和琼树樱桃等人也有些惊讶,停在了洛神的身后,面面相觑。

    李穆回头,看了洛神一眼。

    洛神这才回过神来,提起裙裾,快步上了台阶,来到李穆母亲面前,迟疑了下,终于低低地唤了一声“阿家”。(婆婆)

    卢氏欢喜不已,手朝着洛神的方向,轻轻摸了过来。

    洛神忙将自己的手伸了过去。

    老妪那双掌心布满了老茧的手,轻轻地握了一握她一双柔荑,便松开了——既亲近,又不至于显得过度亲热而惹人反感。

    “多好听的声音!多软和的手啊!好孩子,快进来,别站在外头了!”

    她笑着说。

    “阿家往后唤我阿弥便可。在家时,阿耶阿娘都这么叫我。”

    李穆虽然极其可恶,但眼前的这个老妪,却无论如何也叫洛神讨厌不起来。

    听她夸赞自己,她有些耳热,轻声接道。

    “多好听的名字啊!”

    卢氏念了几遍阿弥,笑着,才被身边那丫头扶回到中堂的一张坐榻前,慢慢地坐了回去。

    洛神见李穆还瞧着自己,咬了咬唇,跨进门槛,被他带着,两人并排跪到了置在老妪面前的跪席之上,向她行新郎新妇叩见之礼。

    李穆拜完,先起了身。

    阿菊上来。

    洛神取了预先准备好的枣栗和一双鞋,呈上作献礼。

    卢氏微笑着收了,叫身边那丫头也取来自己预先备好的见面礼。

    洛神纳了,道谢。

    卢氏叫她起来,问她路上来时的辛苦,如此话了几句闲话,笑道:“我这里无事了,你们回吧,不必守我跟前。京口地方不大,但我从前眼睛好时,记着江边金山附近景致还是不错,有个金山寺,还是从前奉皇帝敕令所造。穆儿这些时日都在家中。你若想出去转转,尽管叫他陪你,四处瞧瞧去。”

    “穆儿,听见了没,带阿弥四处走走。”

    卢氏转向儿子的方向。

    “知道了,阿母。”

    李穆应声,恭恭敬敬。

    洛神用眼角余光睨他,见他两道目光正投向自己,立刻偏过脸。

    卢氏摸到放在手边的拐杖,站起来要回屋了,李穆上去扶她。

    洛神动了动脚。

    卢氏仿佛感觉到了,笑着朝她的方向摆了摆手:“昨日想必累到你了,你自管回屋歇着吧。”

    说着,叫了阿停。

    那丫头应声而上。

    卢氏笑道:“她叫阿停,是穆儿的阿妹,今年十三岁,熟知这里。你若有不知道的事情,尽管问她。”

    阿停脸圆圆的,胳膊粗壮,看到洛神的第一眼,便双眼发亮,一副想接近,又不敢靠近的样子,方才站在卢氏身后,一直偷偷瞧着洛神,听到卢氏提及自己,小心翼翼地从卢氏身后走了出来,忸怩着道:“阿嫂,你若不嫌我笨,有事尽管差我。”

    洛神猜这丫头应是卢氏跟前的养女。因先前也没人和她提及过,并没准备见面之礼,便从自己手腕上拔下一只金镯子,走过去笑道:“怎会?往后我有不知道的事,便问你。”

    阿停不敢要,急忙摆手后退。

    卢氏听着动静,仿佛猜到了这场景,笑道:“你阿嫂给的见面礼,收下吧。”

    阿停这才停下,看着洛神将那只美丽的绞花金镯套到了自己的手腕上。

    洛神手腕纤细,金镯照她尺寸所打。阿停虽然比她小了三两岁,两人个头却差不多了,胳膊更是粗壮,那只秀气的镯子套到她的腕上,并不十分相称。

    阿停却极是欢喜,脸红红地道谢,随即转向李穆,欢天喜地地举起自己戴着镯子的胳膊:“阿兄你看,阿嫂送我的!”

    李穆看了眼洛神,朝阿停笑着点了点头:“你先陪阿嫂回屋。”

    洛神看着李穆扶着他母亲回了后堂,自己才回了屋。

    李穆送母亲回了房,扶她坐下,转身给她倒了杯茶,送到她的面前。

    卢氏没接,脸上方才的笑容,渐渐消去了,道:“穆儿,你给我说实话,你到底是如何娶到高相公家的女儿的?”

    李穆笑道:“阿姆,你怎又问这个?先前不是和你讲了吗?儿子舍命救了高相公的侄儿,他感激我,便将女儿嫁了我。”

    卢氏不快:“你当我眼瞎,心也瞎吗?高氏何等的门第?我们李家如今沦为寒门,别说你救了他一个侄儿,就算十个,高氏也不会乐意将女儿下嫁到我们李家的!”

    李穆沉默。

    “前些时日,我和阿停在这里住的好好的,你蒋二兄忽然将我和阿停接去别的地方住了些天。先前我还稀里糊涂,也不知道出了何事,前几日,偶听街坊闲谈,才知道这里来过几拨人,仿似是要寻我。我一个瞎眼老婆子,寻我何事?我想来想去,莫非就是和高家的婚事有关?”

    李穆忙道:“阿母,你莫多想。以后不会再有这样的事了”

    “穆儿!”

    卢氏顿了一顿。

    “我眼睛看不见,心里可一清二楚!我觉着出来,阿弥分明不乐意嫁你的!这也是人之常情,她一个高门贵女,平日养尊处优,锦衣玉食,忽然嫁到我们这种人家,你叫她怎不委屈?又如何过的好日子?跟前也无外人,你给我说实话,你到底如何娶了她的?”

    李穆含含糊糊地说:“阿姆,这个说来话长,一时也说不清楚总之,儿子给你娶回儿媳了先前你不是一直催吗”

    卢氏沉吟了片刻。

    她知自己养大的这个儿子,极其孝顺,但有些事,他若不愿说,自己便是再逼问,怕也是问不出来。

    她摇头:“儿子大了,我管不住了。你不说,我也没法子。只是想来,也不是什么好手段,否则你怎不说!”

    李穆不语。算是默认。

    卢氏出神了片刻,叹了口气:“罢了!我是想和你说,这个高家女郎到了我们家里,能像今早这样,已是很是不容易了。我觉着出来,是个好女孩儿!我实在是怕委屈到了她。我不管你先前如何娶的她,既娶进门了,你得给我好好待她。若是叫我知道你亏待她,莫说高家饶不了你,我也第一个打断你的腿!”

    李穆摸了摸鼻:“儿子记住了。”

    阿停欢天喜地,随洛神转回新房。

    她原本对这位坐了大船从建康来的阿嫂心怀敬畏。昨晚邻人小孩进新房闹,她也不敢入,唯恐她会瞧不起自己。

    没想到她不但美若天仙,还这么和气,原本的拘束很快消失了,跟着洛神回屋。洛神还没问她什么,她自己先就叽叽呱呱地道出了身世。

    原来这阿停,是十年前李穆母子一行人在南下路上所捡的一个孤儿。当时她也就三两岁大,病倒在路边,不见父母,没人照管,边上野狗虎视眈眈,眼看是要活不下去了。卢氏不忍,便将她抱着一道南下,侥幸活了下来,直到如今。

    “阿姆可好了,以前眼睛好的时候,还教我读书认字。我如今出去了,街坊还时常求我帮他们写家书呢!”

    阿停的语气,带了点小小的骄傲,引得屋里几个侍女捂嘴发笑。

    阿停顿时住了口,讪讪地低头,眼中露出夹杂了几分不安的忸怩之色。

    洛神不快,盯了那几个侍女一眼:“你们能替人执笔家书?”

    侍女一愣,摇头。

    高家服侍在洛神身畔的这些侍女,除了最贴身的琼树和樱桃也识文断字之外,其余的长年耳濡目染,多少也是能认得一些字的,但论书写,却还远远不及。

    “既不能,为何笑?”

    侍女知是自己的无意之举恼到了小娘子,急忙下跪认错。

    阿停站在一旁,有些紧张,忙要过去扶,被洛神叫住,将人打发出去了。

    阿停看向洛神,眼睛闪闪发亮,愈发崇拜了。

    洛神也是按捺不住自己的好奇之心,反正无事,这会儿也不想睡了,叫阿停坐到自己边上,将一只装了各色干果的精美漆匣推到她的面前,问道:“既这样,阿家眼睛后来又是因何看不见了?”

    阿停嘴里含了一块果脯,听到她问这个,咽了下去,脸上露出了难过的表情。

    “好些年前的事了。那会儿刚来京口,这里很乱,我们又人生地不熟,整天吃不饱饭。阿兄那会儿也还小,没投军,到处去做苦力,阿姆也给人拼命做绣活,天天熬到半夜,眼睛就是被油灯给熏坏的,后来渐渐看不清东西。再后来,阿兄去投军了,有一回却传来消息,说阿兄战死了,阿姆天天哭,眼睛就给哭瞎了,再后来,阿兄回来了,阿姆眼睛却好不了了。以前还能瞧见个影子,这两年,什么也看不见了。”

    洛神呆了一呆:“都没请郎中瞧吗?”

    “这几年家里好了些,阿兄请过好多郎中,可是都瞧不好。不过阿姆很能干的。你别看她眼睛看不见了,她心里灵着呢!现在还能纺纱,纺得又快又好!自己也能走路,还会做饭!只要家中东西不乱放,她都可以的。”

    阿停又恢复了兴高采烈的模样。

    洛神沉默了片刻:“你阿兄时常不在家,他怎不再雇一两个人来服侍阿家?”

    “阿兄是想再雇人的,只是阿姆自己不要,说跟前不用那许多的人。家中寻常事,有我和阿姆两人就够了。蒋家阿婶和街坊也时常来。对了,还有镇南关酒楼女掌柜谢三娘子,我们京口这里,无人不知她的名声,人人夸她能干。她也时常来看阿姆,帮了不少的忙!”

    阿停乐呵呵地道。

    蒋家阿婶,想必就是昨天上船来迎自己的那位沈氏了。

    只是不知道这个镇南关开酒楼的有名的谢家三娘子,又是个什么来头?

    洛神正想再问,外头传来一阵脚步声,转头,见李穆回来了。

    “阿兄!”

    阿停立刻欢喜地迎了上去。

    “方才我和阿嫂讲了些家中的事!阿嫂对我很好呢!”

    洛神本不想睬他的,见阿停说完话,转头欢欢喜喜地看着自己,当着这个小姑的面,终究是做不出太拉下脸的事,最后还是勉强地站起了身。

    李穆看向她,似乎迟疑了下:“你可要出去瞧瞧?我今日无事。”

    “我乏,不去。”

    洛神淡淡地道。

    “阿嫂,你累的话,赶紧歇歇吧。那我先去了,等你养好精神,我再来陪你说话。”

    阿停忙道。

    洛神微笑。

    李穆看了她一眼:“也好,那你休息便是。”

    洛神目送阿停跟着李穆,蹦蹦跳跳地出了屋。

    两人身影,消失在了门外。

    “阿兄,阿嫂对我这么好,为何你一来,她就不高兴了?”

    阿停走了几步,凑到李穆身边,小声问道。

    李穆一怔,回头望了一眼,微微咳了一声:“没有的事。她只是累了,自己要歇一歇。” 网
专题: 笔趣阁 春江花月 第29章 第 29 章
猜您喜欢

2022

网友推荐

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