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春江花月_ 第75章 第 75 章

2022-01-12 04:21来源:百度好链 热度:

    这一夜对于洛神来说, 是如从云端跌落到了泥地里的一夜。

    因为帮到了李穆的忙而获得的所有自信和喜悦,荡然无存了。

    她并不是有意要在那种时刻扫他的兴的。

    在她开口恳求他之前, 她甚至几乎已经忘记了临行前,阿耶曾留给她的谆谆交待。

    只不过心底里,一直有个声音存在。

    每每欢乐和放纵的时刻,那声音就会适时地冒头, 提醒她,它存在着。

    而就在她为自己的自取其辱而暗自伤心羞愧之时,李穆甚至没在身边伴着她。

    ——自然了, 这也是不能怪他半分的。

    因为当夜,甘氏和侯坚就发动了叛乱。

    在他们原本的计划里,是连夜突袭, 包围侯府和驿馆,杀死侯定父子以及李穆。

    但没有想到,对手早有防备。

    这是一个值得庆贺的结盟的夜晚。

    也是一个充满了血腥的杀戮的夜晚。

    耳畔,外头的厮杀声响了半夜, 直到天亮, 才终于彻底安静了下去。

    甘祈和侯坚当夜就伏诛。随众党羽,随之也纷纷遭到清洗。

    过了两天, 李穆协助侯定处理完善后事宜, 带着洛神离开。

    洛神走出驿馆的时候,看到街上人来人往。

    这里恢复了原本的宁静和祥和。那晚上, 喧嚣了半个夜晚的厮杀之声, 仿佛只是一个梦。

    但驿馆门前台阶上留下的尚未被雨水冲洗干净的一片片发黑的血渍, 却又实实在在地提醒着人。

    那夜就在这扇大门之外,曾发生过怎样惨烈的你死我活的争斗。

    回程走了两天,义成的城垣,渐渐出现在了视线里。

    入城之时,一个城尉迎了上来,和李穆说了句什么。

    李穆仿佛一怔,回头,下意识地看了眼洛神。

    洛神很快就知道了一个消息。

    她的大兄高胤来了,此刻,他人就在刺史府里。

    高胤是受高峤的派遣,在洛神一行人出发后不久,跟了上来的。

    高峤之所以做如此的后续安排,一是不放心路上的安全,二来,应该也是为了确保女儿在见了李穆之后,能尽快回到建康。

    他担心李穆不放女儿回来,亦担心女儿不愿回来。

    所以高胤此行的目的,很是明确。

    高胤的突然到来,显然令李穆有点猝不及防。

    但在回到刺史府,见到高胤的面后,他以礼相待,非常客气。

    洛神也平静地接受了父亲这样的安排。

    唯一想要反抗一番的,便是高桓。

    高桓臀部的伤正在恢复,早能下地走路了。

    高胤的突然而至,令他闻到了梦想终结的味道。

    在几次碰壁之后,他也明白了一个道理。

    伯父不点头的前提下,不管他如何求李穆,李穆都是不可能违背伯父意愿留下他的。

    唯一的希望,就在阿姊身上。

    倘若阿姊愿意留下,那么他也能顺理成章能够跟着留下。

    根据他前些时日的观察,他觉得阿姊来这里后,如鱼得水,瞧她很是快活。

    几次试探她的口风,也没听她说等他伤一好,立刻就要回。

    所以原本,他对于能继续留在这里,很是乐观。

    没有想到,高胤的突然而至,叫一切希望都破灭了。

    更叫他迷惑的是,他寻了个空子去找阿姊,想撺掇她继续留下。

    她的态度竟也和先前迥然不同了。

    丝毫没有表露出打算反抗伯父这个安排的意思。

    高桓大失所望。

    更叫他郁闷的是,他屁股上的伤,在将他折磨得痛不欲生过后,现在也开始和他作对了。

    昨天,高胤带着军医来看他。在他为保尊严,极力反抗了一番过后,终于还是敌不过这个大了他十几岁的大兄的威严,脱下了裤子。

    军医说,伤势已经大愈,不骑马,改坐车,上路完全没问题了。

    就这样,归期也顺理成章地定了下来。

    就在明日。

    傍晚,夕阳再一次地笼罩住荒野,将大地染成了金黄的颜色。

    天气好的时候,远在十来里外,也能看到义成那座高耸城墙的轮廓影子。

    或许便是这片坚固城垣给人带来的安全之感,最近每天都有人扶老携幼,陆续从四面八方抵达这里,请求收留入城。

    人数少则几十,多则数百。

    蒋弢在城门口设了个棚子,专门负责人口登造。

    流民入城后,很自然地,聚居在了刺史府的周围。铲除荒草、修理房屋。落脚之后,便忙着开荒种地。

    虽然已经入夏,但只要尽快开垦出田地,播下种子,倘若老天爷肯赏口饭,到秋末,还是能有一茬收成的。

    李穆从城外校场归来,入了城门。

    天气越来越热了。

    干燥的泥尘,随了汗流浃背的赤膊士兵的奋勇操练和声声呐喊,扬满空气。

    他经过城门口,那里正有一群刚刚结队赶到,列队接受盘问,焦急等待着入城的流民。

    他们衣衫褴褛,满面风尘,脸上刻满了艰难求生所留下的困苦痕迹。

    一副挑子,就是全部的家当。

    但此刻,排队等待入城的间隙,翘首眺望城内之时,一双双原本已经麻木无神的眼睛里,流露出的,却是久违了的对于安定新生活的期盼神采。

    看见城门口的士兵向一个骑马而来的军官模样的人行礼,唤他“刺史”,便知这人乃是城主李穆,纷纷向他下跪,请求收容。

    李穆叫人起来,命士兵尽快登造完毕,天黑前放人进城。

    吩咐完毕,穿过城门,正要继续往刺史府去,忽听一声呼唤:“姐夫!”

    他转头,见高桓从城门旁的一块墩石后冒了出来,便停了脚步。

    高桓前些天,刚能下地走路,就捂着屁股偷偷跑去校场看操练。李穆早就留意到他了,也未赶他走。

    “姐夫,我虽然武功比旁人可能差了那么一点点,但只要给我机会,我能吃苦呀!我还会说鲜卑语!你看我能加入厉武战队吗?”

    他讨好地问。

    李穆的麾下,除了必备的辎重兵、斥候、手和步兵外,最近正在组建一支兵中之兵的精锐战队。

    这将是支百里挑一、最为锋利的战队,号为厉武。

    这些天,校场里正在比武,人人都以能够加入其中为荣。

    高桓更是做梦都想成为其中一员。

    见李穆看向自己,他顿时又泄气了。

    “算了算了”他改口。

    “姐夫!明日阿姊就要走了。你真同意了?”

    李穆不言。

    “阿姊这回回去,往后说不定,再也不会回来了!姐夫你也知道的,我伯父对你,可是极为不满。这次若不是我阿姊据理力争,伯父也不可能会放她来的”

    高桓觑着李穆。见他视线越过自己头顶,落在自己身后城门的方向,似乎在看着什么,并未如何在听自己说话。

    心里一急,凑过去些。

    “姐夫,仰慕我阿姊的建康世家子弟,简直数不胜数!别人我就不提了。听闻陆大兄,至今还是对我阿姊念念不忘,不肯另娶”

    他叹了一口气。

    “姐夫,我是真的为你担心。其实我大兄虽来了,但你大可不必怕他。大兄这个人,虽然伯父说什么,他就听什么,从没自己的想头,但面冷心热”

    “六郎!你胡言乱语些什么?”

    身后忽然传来一道厉喝。

    高桓扭头,这才看见高胤从城门口大步走来,目光盯着自己,甚是严厉。

    显然,应已听到了自己方才的一些话。

    高桓吓了一跳,闭上了嘴。

    高胤走了过来,命高桓回去。

    高桓讪讪地低头,扶着屁股,怏怏不乐地去了。

    高胤目送弟弟身影渐渐离去,环顾了一圈城门,视线从近旁那些扶携着正朝城里行去的流民身上收回。

    “李穆,实话说,来此几日,义成所见,令我颇有感触。你确实是个能人。不但战场所向披靡,于治军治民,亦很有手腕。更听闻你已联盟仇池,安定后方。我虽年纪比你虚长了几岁,但自问,若换成是我来此,短期之间,怕也做不到如此成效”

    他迟疑了下。

    “正是因此,我才希望你不要误入歧途。话,我伯父想必都和你说过,我便不赘叙了。我亦恨朝廷之无力,然,若人人都似你这般,天下岂非乱上加乱?”

    “明日我虽带阿妹回去了,但伯父对你依旧还是寄予厚望。望你三思,勿令他失望。”

    他说完,迈步而去。

    李穆入了刺史府。

    和外头的杂芜燥热相比,刺史府的后院幽静而清凉,宛若踏入了另一个世界。

    甬道上刚洒过水,干净的鹅卵石路面湿漉漉的。

    淋漓的水光,叫这初夏傍晚的庭院,凭添了几分清凉水气。

    她已经收拾好东西了,门口地上,整齐地摆了几口箱子。

    她赤足,坐在窗边一张新搬来还没几天的竹榻上,倚着身后的一只隐囊,就着窗外夕阳最后一点余晖,读着手里的书卷。

    晚风穿竹入窗,轻轻掠着她洗了还没干透的披在肩后的长发。看见他进来了,她转头,说道:“去洗洗,吃饭吧。”

    案几上摆着晚饭。只有一副碗筷。

    见他迟疑了下,她又说:“我已经吃了。”

    李穆用一旁准备好的一盆清水,洗了把自己沾满尘汗的脸和手,沉默地坐到了案后。

    很快吃完饭,放下了碗筷。

    她亦放下书卷,从竹榻上爬了下来,趿了双高齿木屐,走到床边,抱起一叠折得整整齐齐的衣物,放在屋角他的那口衣箱上,说:“天气热了。这是这几日,阿菊她们给你赶做出来的几件夏衫。”

    “这件青布的,”她指了指最上头的一件,“是做给蒋二兄的。他身量没你高,你莫弄错了。”

    李穆的视线,从那叠衣衫上,慢慢地落到她的面上。

    洛神和他对望了一眼,神色平静。

    “屋子西北角的漏雨处,前日大雨,没再见漏,已是修好。”

    “但那边,”她指着对面屋角,“那日白天大雨,风也大,你不在,我在屋里,听到有枯枝被风刮断砸上去的声音,咣当一声,瓦片想必砸坏了一片,当时便漏了,好在雨很快就停了。毕竟你是要长住的,有空还是叫人再来修修为好。”

    李穆依旧沉默着。

    “前些日整理后院时,发现有一口井。”

    洛神继续说,“上头埋满了野草,起先才没发现。我叫人清了井底,井眼也重开了。今日水已涨满,很是清冽,原是一口好井。往后取水不必再去外头。你有空叫人砌个井台,往后冲凉洗澡,也是方便。”

    “自己要记得吃饭。大业固然重要,但身体才是第一。人若垮了,什么也没了。还有阿鱼,没了阿母,她阿耶和阿兄都做你的兵。今日我刚去看她回来。以后你打仗时,希望记得,不要让他父子同时上阵。”

    “我回去后,往后未必再会去京口看你阿母和阿停了。但无论如何,她们从前对我的好,我是不会忘的。我会叫人照顾她们的。你安心在此,不必牵挂。”

    她顿了一下。

    “日后你要做大事了,想必不用我提醒,你自己也是清楚的。提前将她们接走为好。”

    她说完,也沉默了。

    屋里安静极了。

    耳畔只有晚风入窗,轻轻翻动竹榻上她读了一半的的书页时发出的轻微的沙沙之声。

    这是这些天,她对他说过的最长的一段话了。

    “阿弥——”

    李穆眸底,暗波翻涌。他低低地唤了声她的名,声音艰涩,又朝前迈了一步,似要向她走去。

    洛神却转身,爬回到了那张竹榻上,又靠坐回去,拿起了书。

    李穆望着她的侧影,脚步定住了。

    洛神睡到下半夜醒来,床上只剩她一人了。

    门半开着。

    隔帐看了一会儿,她翻了个身,又闭上了眼睛。

    第二天的清早,稀薄的淡淡晨雾萦绕在城外的荒野地里。路边野草的叶尖之上,凝着一颗颗的露珠。

    太阳还没升起,一行人便动身要离开了。

    刺史府门前不远的那片空场上,随着流民的不断回迁,刺史府周围的人烟渐渐旺盛起来。最近,孩童也越来越多。

    有时白天午后,人在后院,都能听到前头孩童奔跑追赶之时发出的嬉笑之声。

    但此刻,因太早了,空场上还空无一人。

    洛神坐在马车里,随了前头领队的高胤和樊成,在几百武士的护卫之下,穿过空场,来到了城门之前。

    两扇沉重的城门,被士兵推着,一左一右,慢慢地开启。

    一行人马,穿过城洞,再次踏上了南归之路。

    这一回,是下定决心,真正要走了。

    洛神最后看向车窗外,那片疯狂蔓延着野草的无边无际的荒野,抑下想要再回望一眼的冲动,闭了望窗。

    李穆送她。

    高胤极是客气。

    才出城门,就亲自下马,站在道旁,三揖拜谢,请他留步——这是最隆重的客人辞谢主人的礼节了。

    李穆上了城头最高的墩台,站在垛口后,望着前方一行迤逦人马,护拥着那辆马车,渐行渐远,最后彻底消失在了视线之中。

    他在墩台上站了许久。

    太阳慢慢地从地平线上升起,城门再次开启了。

    城墙下,渐渐地热闹了起来。

    士兵在口令声中,列队出城,去往校场,开始了新一天的训练。城民戴着破斗笠,背着犁、锹、甚至是木棍,提了家中妇人一早准备好的水罐和口粮,急匆匆地朝着城外刚垦出的田地走去。

    李穆终于下了墩台。

    他径直去了校场,来到每一个跃跃欲试想要加入厉武,做他虎爪狼牙的的战士的中间。

    他脱去了上衣,下场亲自试炼。

    只有那些能在他的手下挺过去的战士,才有资格加入。

    谁能将他击倒,就将成为厉武战队的领队。

    烈日当头,黄尘滚滚,他被十几个肌肉垒块的壮汉围在中间,赤着上身,挥汗如雨,一个一个地摔打着从各个角度攻击自己的士兵,发出的吼声,和着飞扬的尘土,冲上了校场的上空。

    李穆傍晚才从校场回到刺史府,满身的泥尘和汗渍。

    还有伤痕。

    他被一个被自己摔得红了眼睛、血性大发的士兵,用木棍击中了后背。

    他被击得一阵气血翻涌。

    那木棍更是当场断裂,半截飞上半空,在他后背,绽开了一道血红的印痕。

    那士兵出棍后,才惊觉过来,当场吓住,定在原地,不敢再动。

    李穆不但没有责怪,反而当场将他擢为小领队。

    **的疼痛,仿佛终于分担去了些他此刻内心的感觉。

    他下马,快步朝大门走去,却看见门口石阶之下,坐了一个七八岁大的瘦弱女童。

    看见他,眼睛一亮,急忙站了起来。

    李穆认得她,女童便是那日独自走到了城门之外的的阿鱼。

    他停下。

    阿鱼仰头看着他,脸上露出带了几分怯怯的笑容。

    “李刺史,昨日夫人来瞧我了,还给我做了一件衣裳。她衣裳上总有花香,有一天我还看见她在路边摘花。她一定喜欢花。我就去给她采了一把,很香,我想送给她。”

    “但是他们不让我进去”

    阿鱼回头,看了眼门口的两个士兵。

    “你能不能帮我把花送给她?她要是喜欢,和我说一声,我天天给她采去。”

    阿鱼伸出一只原本背在身后的手,将手中的那把花儿递了过来。

    花是野花,城外野地,到处可见。

    每一朵却都干干净净,没有沾上半点泥巴,红的,黄的,用一根芦苇叶子捆起,打了个漂亮的蝴蝶结。

    花朵上还洒了些水,新鲜而美丽。

    她扬着头,拘谨地看着他。

    李穆定了片刻,终于慢慢地伸手,将那束野花接了过来。

    “我会交给她的”

    他含含糊糊地应了一句。

    阿鱼松了口气,眼睛里露出欢喜的神色,学大人的样子,向他恭恭敬敬地弯了下腰,飞快地跑了。

    李穆转头,目送女童背影离去,一只大手,握着那束野花,在士兵的注目之下,默默地跨进了门。

    他回了到后院,步伐却放得越来越慢。最后停在那扇垂花门前,低头看着自己手中的花,怔忪了片刻,忽然想起她昨天说的那口井,下意识地寻了过去。

    他站在井口,望着平静如镜的水面上,映出的自己的倒影。

    满身泥尘,粗鄙不堪。

    也不知如此一个自己,凭何能得今日她如此垂青。

    更不知这垂青,能维持到几时。

    他提起一只木桶,重重地砸了进去。

    “哗——”

    镜面被打碎,水花四溅,里面那个令自己也见之厌恶的人,终于消失不见。

    他拎出满满一桶水,举起,当头,“哗啦”一声,浇灌而下。

    清凉的井水,带去了他摔打一天后的满身泥尘和汗渍,却带不走他心底的那一缕抑郁和躁乱。

    他赤脚回了院子。

    院中无人,甬道上,落下几片被风从竹枝上吹落的黄叶,接连地翻着滚,飞了过去。

    他推开门,屋子已经收拾得干干净净,空荡荡的,除了那副床上的铺盖,她的东西,什么也没留下。

    吝啬得连一缕带着她气息的空气也不肯留下。

    李穆在门口立了片刻,忽然感到自己腿软了下去,浑身无力,站都站不住似的。

    仔细想想,他在校场摔打了一天,中午只和士兵一起胡乱吃了只胡饼裹腹。

    此刻,应该是饥肠辘辘所致。

    但他却没觉得饿,什么也不想吃。

    他放下女童摘来的那束野花,几乎是扶着墙,走到床边,咕咚一声,倒了下去。

    他仰在床上,片刻后,睁开眼睛,转过脸,看向昨夜她刚刚睡过的那位置。

    她真的什么也没留下给他,走得干干净净。

    连一根头发丝儿都没留。

    他慢慢地闭上了眼睛,眼前却仿佛不断浮现出和她有关的一幕一幕。

    那夜仇池驿馆,一向骄傲如她,竟在自己身下哀告恳求。

    又掠过了昨日,她最后交代自己那一件一件事情时,平静无波的面容。

    他的心口,忽然一阵翻绞。

    仿佛被什么紧紧捏住,突然有些透不过气。

    这一次,他有一种感觉。或许他真的要失去她了。

    彻底。

    上一回,她走了,阿菊突然回来。一场唾骂,他去追上了她。

    这一回,她又走了。他的心底里,是否也曾暗暗地希望,阿菊能再回来,唾他一脸?

    连他自己亦觉荒唐。

    他似是死了过去,躺在床上,一动不动之时,耳畔,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之声。

    有人来了,正朝这里走来。

    他的心跳蓦然加速。

    浑身血液,瞬间涌入心脏。

    他瞬间活了过来,睁开眼睛,从床上一跃而下,疾步奔向门口,一把打开了门。

    却僵住了。

    来的是蒋弢。

    蒋弢带着军医,正匆匆行来,突然见门被打开,他出现在门内,也是吓了一跳,随即呼出一口气,道:“我听说今日你在校场吃了一棍,棍子都断飞了出去。我怕你伤到,带人来瞧瞧。”

    李穆道了句无事,又说乏了,想歇息,叫他勿再相扰,关了门。

    蒋弢费解于他明显很不耐烦的的态度,和军医面面相觑,在门外又立了片刻,只好去了。

    李穆回来,盘膝坐在那张条几之后,一动不动,视线盯着面前的那束野花。

    忽然,他仿佛彻底下定了什么决心似的,猛地直立起身,迅速穿好衣裳,打开门,走了出去。

    出发第一天,高胤疼爱妹妹娇弱,加上考虑到高桓臀伤可能也未痊愈,走得很慢,至傍晚,才出去了几十里地,见天色忽然暗了下来,刮起了风,头顶又飘来几片霾云,知夏夜有阵雨,怕再行路,便要淋雨,便命就地停下,正在寻找适合的避风地高之处预备扎营过夜,突然,听到身后传来一阵疾驰的马蹄之声。

    他转头凝神而望,很快便认了出来。

    那追上的人,竟是李穆。不禁一怔,急忙催马迎了回去,停在路的中间,等他靠近些,提气高声道:“李刺史可还有事?”

    李穆驱着身下乌骓,如闪电般迅驰而至,挽缰,乌骓便停了下来,他翻身下马,朝高胤见了个礼,道:“高大兄,我改了主意。阿弥还是留下随我吧!劳烦大兄回去,代我向岳父岳母转呈问候,日后若有机会,我必去见二位大人,到时再负荆请罪。”

    他说完,便向着洛神所乘的那架马车,大步而去。

    高胤吃了一惊,迅速翻下马背,一步追上,拦在了他身前,挡住去路。

    “李穆!你莫胡搅蛮缠!叫我阿妹回建康,乃是伯父的意思。你竟敢强留?”

    他的脸色,很是难看。

    李穆并未回应,避过,转眼便走到车前,打开车门,凝视着车中睁大眼睛望着自己的洛神,朝她露出微笑:“阿弥,我想清楚了。我不想你走。我要你留下。”

    “你随我回,可好?”

    他说完,朝她缓缓地伸去一只手。

    洛神完全没想到,他竟又追了上来,吃惊地盯着他。

    两人四目对望了片刻,她慢慢摇头,轻声道:“我不回去了。你自己回吧。”

    她话音落下,李穆却恍若未闻,竟探身而入,众目睽睽之下,伸手便将她从车厢里抱了出去,对车中呆住了的阿菊说道:“嬷嬷,我先带阿弥回城。她的东西,你何时方便,迟些送回来便是。”

    实在是事发突然,众人都惊住了,看着他抱着洛神,转身朝着乌骓而去。

    洛神错愕至极,终于反应了过来,不住地挣扎,低声命他放下自己。

    李穆却充耳未闻,反而将她抱得更紧,她如何挣脱得开?就要被他送到乌骓马背之上,高胤已经走来,再次挡住去路。

    “李穆!你太无礼了!阿妹虽说已嫁你,但义成如此荒凉,又随时会有兵凶,你要她如何随你在此吃苦,担惊受怕?何况她方才自己也说了,不肯随你回,我听得清清楚楚!你再不走,休怪我不认人了!”

    李穆神色,渐渐也是转为冷然。

    “大兄,阿弥嫁了我,便是我李家妇。非我有意要为难于你,但此刻,便是岳父在前,我若不让她走,岳父也是带不走的。”

    高胤神色一滞,随即大怒,拔剑:“你快放下我阿妹!再胡搅蛮缠,我手中之剑,便不认人!”

    李穆却置若罔闻,转身举臂,轻轻巧巧,便将洛神放坐上了马背,这才道:“大兄,我既追上了,阿弥是定要带回去的。劳烦大兄,代我向岳父岳母告一声罪。”

    他双眸注视着脸色铁青的高胤,伸指,慢慢地推开了他指在自己咽喉前的那柄长剑,随即翻身上马,一臂搂住试图爬下马背的洛神,另手一提马缰。

    乌骓嘶鸣了一声,撒开蹄子就跑,转眼便将那些人都丢在了脑后。

    高桓趴在另一辆马车的车窗里,头拼命往外伸,看得目瞪口呆。

    高胤怎肯就此罢休?命人就地休整,自己立刻上了马背,打马便追了上去。

    高胤坐骑,是匹千金不换的西域宝马,奈何李穆胯.下乌骓亦非驽骑。两骑脚力旗鼓相当。纵然他策马狂追,也只能堪堪保持住距离,想追上再次拦截,希望已经渺茫。

    高胤咬紧牙关,继续追赶。

    几十里路,走了一个白天,但如此策马,才不过三两刻钟,天彻底黑下来时,前方那座城垣的影子,便已赫然在前。

    高胤看到前方李穆已是奔驰入城,奋力又抽了一鞭。

    宝马嘶鸣,狂奔向前。

    眼见城门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谁知,就在他快跑到,正要冲入之时,那两扇城门,竟在他的面前,缓缓关拢。

    就在他刚刚跑到城下之时,“咣”的一声,双门完全闭合,将他挡在了外头。

    高胤气得七窍生烟,纵马退了几步,仰头冲着城头厉声大喝:“李穆!没想到你出尔反尔!竟是如此奸诈之徒!你给我出来!”

    他骂了片刻,见城头静悄悄的,空无一人。心知他若是不理自己,自己便是在这里骂到天明,也是无济于事。

    只能勉强压下怒火,正想着下一步该如何,忽然,城头探身出来一人,正是李穆。

    他搭起一弓,一箭便从城头飞射而下。

    咻的一声,箭头斜斜插在了高胤身畔的地上。

    高胤低头,见箭头之侧,似是插了一信。忍住怒气,下马拔箭,取下那物。

    果然是封信。封上的字,龙飞凤舞,墨迹未干。似是方才匆忙之间书写而就。

    “高大兄,多有得罪,望你海涵。阿弥我是留下了!此信,为我对岳父之交待,劳你回去转达。李穆先谢过了!”

    李穆向他作了一揖,随即掉头而去,身影很快便消失在了城头上的夜色里。 网
专题: 笔趣阁 春江花月 第75章 第 75 章
猜您喜欢

2022

网友推荐

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