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故事...

故事 薛三爷的异常-鬼故事

2022-11-24 22:20来源:百度好链 热度:

   /br因未知原因,今天搜狗突然无法搜索到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找到回家的路!/br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民间山野奇谈 ”查找最新章节!

我瞟了薛三爷一眼,这老头似乎很迫切的想要我把这大门推开,难不成大门里面有什么

这个薛三爷似乎说到木楼当年发生的事后情绪就有些异常,那种感觉给我一种说不出来的奇怪。

“三爷,听村长的意思你是刚回村的吧,前天晚上你在不在村里啊”我把手慢慢伸向大门,随口问道。

“你问这个做什么,那天晚上我不在村里。”薛三爷不耐烦了。

“推开啊,赶紧把门推开!”薛三爷紧握双拳挥舞着,似乎很激动。

我刚要碰触到大门的手又放了下来,薛三爷说他前天晚上不在村里,前天晚上薛香在村口留下一件染血的外套人不见了,前天晚上那个女孩从这木楼坠落转眼间尸体就不见了,这两件事和他有没有关系

我眼神闪烁,不知道怎么的我突然就把那天晚上的事和薛三爷联系在了一起,而且是越想越觉得是那么回事。

薛三爷是屠夫,因为常年杀生的缘故胆子会比一般人大,也是因为常年杀生的缘故,屠夫身上杀气重,那股杀气会让邪物避退不敢靠近。

做那两件事的不是一般人,我觉得薛三爷可以一个人完成那两件事。

摇了摇头,我这胡乱猜测有些小人之心了。

“三爷,不知道那天晚上你去哪里了”我回头望着薛三爷。

“你问这个干嘛,那天晚上我去隔壁村秃子家喝酒了,直到今天才回来。”薛三爷更加不耐烦了。

“你还要不要进去找那女娃啊”薛三爷再次催促着。

我点点头,猛地伸手把大门推开。

大门恐怖短片二句话说鬼故事发出了吱嘎的声音,那声音就像是磨牙一般,让人心里有一种发酸的感觉。

一股冷风从木楼内吹了出来,一股很重的霉味。

木楼的窗户都被杂草、青苔堵死了,里面光线昏暗,像是到了晚上一样。

站在大门口向里面瞟了一眼,除了墙体是木头其他的布置没有什么区别,桌椅板凳都摆开了,似乎还保留着主人家生前最最恐怖鬼故事短篇用过的样子。

走进木楼内,瞬间温度比外面低很多,有一种阴冷的感觉。

“小哥,你看这多么漂亮的房子,多么宽敞,要是住在这里面肯定很有面子,很舒服。”薛三爷指着那一件件家具说着,脸上的表情很奇怪,似是嘲笑,在他眼底深处又有着一股恨意。

“可惜咯,这么好房子人都死光了,死人也享受不到这些。”薛三爷嘿嘿笑了两声,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也不管那椅子上长满了霉斑。

“三爷,你没事吧”我狐疑的瞅了薛三爷一眼,这老头给人的感觉越来越奇怪了。

“没事,我怎么会有事呢。”薛三爷嘿笑几声,点了一根烟抽了一口。

“小哥,我来带你参观一下这里。”薛三爷站起身来,“这里是客厅,这里是厨房,这里还有一个房间是放农具的。”

我默不作声的跟在薛三爷身后,这老头对这里的环境很熟悉,那种感觉就像是走在自家家里一样。

木楼里的布置和其他人家里差不多,一楼是客厅、厨房,二楼和三楼是卧室,四楼是杂物房,我在每个角落里都搜寻了一遍,没有看到薛香。

四楼北侧有一道楼梯通往楼顶,楼顶修的是三角形,只有一小块地是平的可以站人,楼顶的木板已经腐朽,我踩了一脚,吱嘎一声裂开了,吓的我赶紧退了回来,这楼顶没法承受住我一百三的体重。

楼顶上也长满了杂草和青苔,我仔细观察了一番,上面没有踩踏的痕迹,这就说明没人上来过,更别说有人站在上面跳楼了。

“他奶奶的,这么说那天晚上我看到的是假的,是邪物变幻出来骗我的!”我咧了咧嘴,我那天晚上就有这种猜测,现在已经被彻底证恐怖民间鬼故事小说实了。

那天晚上不是有人跳楼,而是邪物变幻出来骗我的,这恐怖鬼故事复旦大学灵异事件样也就能够解释为什么转眼间尸体就不见了,因为根本就不存在什么尸体。

至于溅到我身上的那些血……

那些邪物想要弄些血来不是什么难事,这一点我不需要纠结。

那邪物为什么要在我面前弄出那一幕,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

是为了陷害我吗

我再一次想到了这一点,觉得有些不靠谱。

“他奶奶的,有本事就跑出来我们真刀真枪的干一仗,干嘛要这么故弄玄虚!”我揉了揉眉心,这事儿烧脑子。

“先不管你了,有种你就跑出来跟我干仗,找活人要紧。”我嘀咕着,决定先不考虑这事。

唧唧唧……

正当我准备下去的时候一道声音传入了我耳中,转身一瞧,一只灰色的老鼠躲在楼顶草丛中唧唧的叫着,听到我弄出了响声咻的一下就钻进草丛里不见了。

“薛香,你到底去哪里了,现在是生还是死”已经将这木楼每个房间都搜了一遍,没有看到薛香,这木楼里也没有看到有人来过的痕迹。

走到二楼的时候猛地停了下来,躲在一根柱子后面偷偷向一楼看去。

薛三爷带我转了一圈便去一楼了,此刻他正在客厅里手舞足蹈,嘴巴张合,像是在破口大骂,双目狰狞,充满了仇恨。

“这是……”眉头狠狠拧了起来,这老头有问题,肯定有问题。

或许他知道这屋子里的人是怎么死的。

薛三爷突然停了下来,抬头望着我躲藏的这个方向,咧嘴露出了一个笑容。

我暗暗心惊,我被他发现了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有些可怕,我是地师,对自身的气息有很好的控制。

这薛三爷的敏觉很可怕。

没有继续躲藏来到了一楼,薛三爷望着我:“小哥,看你这样子是没有找到那女娃,也对,一个女孩子怎么敢躲进这木楼里。”

“那我们回去吧。”我当先向门口走去。

“小哥,你不要急着走,你不想知道我那天早上进来看到了什么吗”薛三爷喊道。

我停了下来,转身。

薛三爷已经坐在了太师椅上,翘着二郎腿,手里夹了根烟,不紧不慢的开口:“我推开门那老太太的儿子吊在了这里,她老伴吊在了这里,她儿媳和三个小孩吊在了二楼,她女儿吊在了四楼。很惨,嘴巴张的老大,舌头都掉到脖子这里来了。”

“诺,你看,她儿子就吊在了这个位置,这张凳子还是当初他垫脚用的。”薛三爷边说边用手比划着。

“三爷,你似乎记得很清楚。”我面无表情的盯着薛三爷,七年过去了他还记得这么清楚。

“当然清楚,我是第一个进来的,我得仔细检查他们都死了没有。”薛三爷点头,表情十分自然。

“哦,对了,你知道他们是用什么上吊死的吗”薛三爷问道。

“什么东西”

“嘿,一件你绝对想不到的东西。”薛三爷起身凑到我面前,一脸的神秘。
专题: 故事 薛三爷 突然
猜您喜欢

小故事

网友推荐

小故事

ph

eph

nph